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祖衡的书法博客

寂寞之道,曲径通幽,以德养书,以书扬德。

 
 
 

日志

 
 
关于我

高吉镒,男,汉族,字祖衡,笔名墨非、如之,斋号集贤堂。生于1957年。1982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化学系。从事一线教学30多年,现为白银市实验中学化学高级教师。 工作之余喜爱书法,钟情翰墨。书尊二王,法取赵董,对赵孟頫情有独钟、用功最勤。真草隶篆无不研习,大字小楷皆有涉猎。注重笔法、结体、墨法、章法的综合运用。书法作品温润蕴藉,秀逸潇洒,书风追求大气,雅气,作品具有书卷气和文人气。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沈鹏大师论书法艺术  

2017-01-07 14:23:45|  分类: 书论集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桃源居主《沈鹏大师论书法艺术》




沈鹏大师论书法艺术

                                        沈鹏大师近照

     已经80多岁的沈鹏先生是极具创造力和影响力的“当代书法泰斗”,生于江苏江阴,幼年始习字画,精通古诗文,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勤于练习,勇于创新,其书法作品笔墨怅然,灵活自如,生动畅达,意象丰富,既有魏晋之风,又充满时代感。其书法作品,风格独特,笔走龙蛇,刚柔并济,不拘一格,飘洒透逸,随意恣肆的笔锋,变化多姿的线条,自然浪漫,奔腾不羁,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无穷的美的享受,沈鹏先生在《漫谈书学》一书中写道:“我创作书法作品,而这门艺术也潜移默化地塑造我的性灵,越是深入追求,就越是在艺术生活中体会真、善、美及艺术与人性的一致性。”先生如是说,同样也如是做,他的每一幅作品都于酣畅淋漓之中,总是让人能够深切的体会到真挚的情感和灵性的跃动,高深莫测、毫不娇柔造作的用笔技巧中蕴含着厚重的美感,使人无法抗拒心灵的共鸣,从而获得对真善美的深切感悟。赵朴初赞扬沈鹏书法“大作不让明贤,至所欣佩”。启功评价说:“仆私交沈鹏先生逾30载,观其美术评论之作,每有独到之处。所作行草,无一旧时窠臼,艺贵创新,先生得之。”他荣获联合国Academy世界和平艺术权威奖,被列入各种名人传记与辞书,包括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编纂的《世界名人辞典》以及《国际传记辞典》等。

沈鹏大师论书法艺术

                                            沈鹏大师的书法作品

一、书法的直觉性很强

   书法凭借视觉直观。在我幼年,心手播下书法的种子,少年时代打下书法根基,中年以后大量创作。与此同时,写书画评论,作诗填词;不过我的主要职业始终是美术编辑,社会活动又占了许多的时间。这当中个人“得失”,我不想(也没有必要)造一杆“天平”去衡量。事实是从艺术的“感觉”到是非的“判断”,我是越来越加大直觉的分量了。

    这或许可以说是我爱好书法的一个原因,但也可以说是我爱好书法的一个结果,因为书法是重在表达情感、直觉性很强的艺术,长久地投入,便对人的意识发生影响。所以,我创造书法作品,而这门艺术也潜移默化地塑我的性灵;越是深入追求,就越体会真、善、美在艺术与生活、艺术与人性中的一致性。文艺界曾经有过文艺实践是否也是一项社会实践、文艺创作过程是否也能够改造文艺家灵魂的讨论,现在我认为应当给予肯定的回答。一个人有了真、善、美的心灵,才会深入追求艺术,而深入追求艺术者必定获得真、善、美。

二、单纯包孕万物,丰富趋向一体

    在书法的表现要素中,我看重线条。线最单纯,也最丰富。唯其单纯,所以其丰富性更可贵,也更难得。丰富不是“驳杂”,单纯不是“直过”。单纯包孕万物,丰富趋向一体。

线把天地形象串通一气,线的生命既是客观世界所赋予,又体现作者主体生命的意向、活力、情绪、生趣……。

    比之结体,线是更基本、更内含、更活跃的因素。

    我们较多研究历史上大书家创造的书法形体的区别,较少分析他们之间线条的区别,而称得起大书家的,首先是线条美的独特的发现者和创造者。

    书法作品的总体协调与精微把握,都依赖连续与断续的、一气呵成与多种形态的、有形与无形的线条贯穿其中。书法的发展史也肯定包含线的发展史。

    隶书比篆书、楷书比隶书、行书比楷书,每一演变,笔法便进一步丰富,到草书集大成。

    古代大家的作品,个性特徵是鲜明的,有创造性的。学习古代大家之所以得其外形易而得其神韵难,其中线条是由外形到神韵的最重要的手段、桥梁,更确切说是基因。

三、珍视独创风格

    书法的表现性与创作者的个性之间不但没有冲突,而且后者还是前者的必然要求。因为书法的表现性突出创作者的主观精神,所以不能没有个性。

    我一向认为,时代共性的形成不要急于强求,倒是在书法家充分发扬个性的基础上必定水到渠成地形成我们朝代的特徵。

    应当鼓励和珍视独创风格。没有个性即无所谓共性。

    传统与创造是统一体中的一对矛盾,没有人能够绝对摆脱矛盾的任何一方。有才能的艺术家善于把握从传统到创造的转化,从当代生活与艺术洪流中找到自己的座标,形成独特的风格。

 四、论草书十六则:

   (一)草书早在秦汉之际即已产生,《说文解字》中说“汉兴,有草书”。创造草书为的是“趣急速”,“用以赴急”。从体势看,“书凡两种:篆、分、正为一种,皆详而静者也;行、草为一种,皆简而动者也。”(刘熙载《艺概》)古人把真书比立势,行书比走势,草书比奔势。草体运动感很强,书写时减损笔画,多纠连,字与字间、行与行间打破简单的整齐一律(所谓“雨夹雪”),讲求欹正、疏密、虚实、藏露……草体的笔画将提顿、缓急、轻重、干湿、浓淡等发挥到极致。(《〈中国书法名迹〉序言》,1982年春) 
   (二)在各种书体当中,草书最能表现书写者的个性,所以前人曾有“观人于书,莫如观其行草”的说法。草书(包括章草、今草)的笔法、结构,经过2000年的发展达到了笔路变化多端、莫测端倪的程度;然而,我们却不能说已经达到顶峰,无可前进了……时代精神、审美观念以及国外艺术流派,势必影响今天书法的风貌,把我们时代的草书推向一个新的高峰。(《转益多师》,原载《文化娱乐》1984年第4期) 
   (三)要讲书法的尚意,意象、意境、意趣,舍草书无以扩充到极致,而草书的笔画、笔意反过来又影响和丰富了“他书”。(《创造·情感·技巧——〈当代中国的书法艺术〉前言稿》,1989年4月) 
   (四)各种书体中,笔法最丰富者属草书……草书的“点画”在“使转”中运行,被“使转”带动,草书点画与楷书点画之区别,可以从“使转”在两种书体中占有地位的相异得到正面的证明……草书对各种书体的笔法要无所不悟,则是草书表现力丰富的奥秘,也是草书创作中难度大的一个原因。 
    对于草书笔画的不可替代性,我在此引用一段话,乃是刘熙载所说:“移易位置,增减笔画,以草较真有之,以草较草亦有之。学草者移易(音叶)易知,而增减每不尽解。盖变其短长肥瘦,皆是增减,非止多一笔少一笔之谓也。”须知字形增减笔画,还只属外部形式的变化,而“短长肥瘦”的增减,关系到风骨与神气,一切个性特征皆从此生长、分野。草书的创作者循此深入堂奥,欣赏者则由此体会其中三昧。最复杂的变化,实肇端于最原始的基因。(《草书谈》,1992年11月) 
   (五)写狂草不容易,但是我认为不必视为畏途,要有人敢于涉足,尤其是中青年书法家,要解放思想。(《狂草略得》,1993年6月大热于北京) 
   (六)倘将草书比为文学中的诗歌,旭、素便是诗歌中的屈原、李白,达到了浪漫主义的高峰。常言“唐人尚法”,“法”不仅指楷书,也包括草法,在一定意义上,越是狂放不羁的草书,越严格受制于自身法则。(《探索“诗意”》,1995年5月改写)

沈鹏草书 李白《关山月》

   (七)我们可以把八大的写意画当行草书看,或者把他的行草书当写意画看,这意味着其中有着相通的理法,是通会,是深入到潜意识中的相互沟通。绘画的表现力,还要以再现能力为基础。欣赏八大莲荷的长茎,那屏气呵成的一笔,如果没有相当功力的中锋书法能力,是画不出来的。八大山人的研究家王方宇先生说过一段有意味的话:“张大千曾问李瑞清,八大山人写过没写过篆书,李瑞清先生便指向一幅《荷花图》说:这荷梗就是篆书。”这里点明了书画用笔相通的道理。不消说,并非只要有了书法能力便具备写实的本领。王方宇还说,张大千画的荷梗就没有八大的摇曳之态。反之,八大所作篆书又受了绘画的影响,追求用笔的动感,粗细不同,不结不板。(《八大山人的“前”与“后”——领略〈八大山人全集〉》,2001年1月) 
   (八)书法以文字为体,文字是书法的第一推动力……早期文字显现出来的美感决不逊于后来。历经字体的嬗变,由甲骨、大小篆、隶、楷(含魏碑)、行、草(今、章二体),字形与笔法大大地拓展了,各体之间字形与笔法的融合,各流派之间风格的互相融合,使书法的源流十分丰富。 
    中国书法线条的基本特点可以表达为“一波三折”;不限于“波”笔;是“三”,也不止是三。 
   “一波三折”的美学意义在于自觉追求统一物的对立面在矛盾中转化,达到艺术上的深厚、隽永,回味无穷。“一波三折”由一点画到一字、一行、一篇章,都体现为一个封闭世界内部的循环往复,造成活泼的生命。(《传统与“一画”》,2003年4月) 
   (九)当前写草书者颇不乏人,而进入狂草者甚少。我们时代充满着快速的节奏,呼唤着昂扬进取的精神,也决不排除视觉的刺激性。可是相比之下,狂草的凤毛麟角令人遗憾。这首先是狂草书法难以理解,接受者少。对书写者来说,学习的难度大,不仅写好楷书、行书不足以尽狂草的基本功,而且甚至写好一般草书要进入狂草也还要有一个质变的过程。狂草有其自身的规律性。狂草要有更高的创造力,其重要特点也是难点之一,是要打破“行”与“列”的界限,在不损害字体规范化的前提下使字的结构变形,上下覆盖,左右通达,实现有限范围内的无穷变化。它不是简单的一般草书的扩充。狂草写长轴固然是最常见的一种形式,而横卷因其宽度有很大的扩展余地,所以能有大的发挥,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草书的变化多端,追本溯源仍在“一画”。把笔法置于书法艺术的首位,并不贬低结体的重要性,然而结体的价值只有在笔法的主导下才得以充分发挥。(《进入狂草》,2003年8月) 
   (十)草书的笔意,草书的营造规律,是可以移入(或部分移入)他书的。八大《昼锦堂记》是为一例。再如写楷书可以有篆、隶笔意,还可以有行、草笔意,而无伤其为楷书。我自己在写楷书《千字文》时有了体会。(《书法心态》,2004年1月20日) 
   (十一)草书的“字群结构”最早应推到东汉张芝变章草为今草。章草从隶书演变,分波磔,不连绵;今草虽借鉴章草而源从楷书,取消了隶书的波磔笔法,加以连绵,到王羲之可以说是集大成。王羲之字帖中出现的连绵草有的二三字连属,举例如《丧乱帖》中的“痛贯”、“当奈何”等,有的多至数字连属,见于《得示帖》中的“知足下犹未佳”、“吾亦劣劣(中隔一‘明’字)日出乃行”等。这在今天认为是写今草书“天经地义”的事情,在当时却是一个大的变革,大的创造!连绵,应指笔画相连,至于“气”的相连,则是对草书的根本性要求。章草延续隶书的横势,今草便取纵势,“字群结构”是到了今草形成的。但“字群结构”不限于连绵,可以看做是整个篇章中的一个单元。类似乐曲中的一个单纯音符可以包括二分音符、四分音符……直到32分音符,还有附点音符,都为加强旋律变化。(《溯源与循流》,2004年1-2月) 
   (十二)发展到今天,草书的审美价值远远超越了其实用价值。草书作为传递信息的功能已弱化到最低限度,而书法的艺术性、创造性却达到了极致。无论书法家们创作草书还是人们欣赏草书,“认字”已不是最主要的目的。书法家从事的创作活动,已非一般意义上的“写字”,而是“艺术创造”。艺术家通过草书创作抒情达意,表现自我,表现心灵深处最强烈的感悟,来反映人文精神,展示时代风貌。(《世间无物非草书》,2005年9月12日) 
    (十三)虽然我写行草的年头也不少了,但我一直在想着一件事,就是我的行草书怎么能够做到古人说的“气通于隔行”。气,草书的气,在每一行,不是孤立的独立的并立的一行一行,而是怎么加以贯通。古人这么一句话,可以说,二三十年我都在想这个事。(《书法的内外》,2005年10月) 
    (十四)草书的低迷,出现在清代中叶以后,草书成为清代书法的一大缺失。清初傅山、王铎、八大山人以及扬州八怪中的黄慎、郑燮等也曾从碑刻吸取营养,丰富草书。从此以后,就不再出现草书的大家,以至于碑派最末一位集大成者的康有为也说:“近世北碑盛行,帖学渐废,草法则既灭绝。行草简易,便于人事,未能遽废。”多么敏锐的观察!在碑派经历了一段辉煌之后,智者发现历史的缺失。即使如金正喜这样的天才,也没有在草书领域辟一天地,这是时代使然,未可厚责古人的。(《宗师:通会与独创——纪念韩国书圣金正喜》,2006年5月) 
    (十五)我们完全可以说,正因为狂草把神韵的重要性上升到最高度,所以功力也要有相应的极深厚的基础。 
    既然草书有其自身特点,那么说到功力的时候怎能忘记草书功力的特殊性?事实是,从线条运行到章法、结体,并非学好了真、行书体便能“水到渠成”地写好草书。 
   “真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情性;草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孙过庭的经典论述,把真草二体的点画、使转与形质、情性来了一个颠倒,前一句说“真”,静态,由“使转”获得动感、神韵。后一句说“草”,动态,而动感、神韵却从“点画”生发。需要说明,真草二体的动静以及使转、形质的关系是相对的。真书的点画中有一波三折,岂不有动感?草书的使转有间歇、停顿,岂不有静态?而“使转为形质”一语的真谛,在于说明草书特别是狂草,自始至终连绵不断地运行,以致在真书中为“形”的主要特征的“点画”,到草书让给了“使转”,“使转”成了草书形质的主要特征。而“点画”因其在草书中常表现为短促、急速,或有时大幅度的拖长,上升为“情性”。与真书相比,草书中的点画既由静态进入动态,还要体现创作者个性与艺术的神韵,因而具有更大的难度。(《情性、功力之间——马世晓草书艺术》,2006年7月) 
   (十六)傅山虽然各体皆能,但是值得骄人的不在于技法意义上的“多面手”,而在于融汇诸体。也许单从技巧层面看,他的篆、隶书法成就比不上后来的许多名家,然而其篆、隶意趣在行草书中的融汇运用的开创风气之功,可以说是书法史上少有的变革之举。如果傅山不是一位草书大家,在书法史上的地位将大为逊色。如果傅山的草书不能融汇篆、隶,他的草书成就也将大为逊色。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